当前位置:主页 > 物流宇宙 >〈台湾腔为什幺这幺娘?〉的语言意识形态

〈台湾腔为什幺这幺娘?〉的语言意识形态

2020-06-10   分类: 物流宇宙   参与: 894人  作者:

最近中国网路上一篇由郑子宁所写的〈台湾腔为什幺这幺娘?〉广为流传,由于文章带有明显的口音歧视,使得台湾网友简直无法忍受文章论调,但这些历时性的资料爬梳,看上去似乎有些道理,不过作者直接忽略日本留下的殖民遗绪,而选择将台湾腔的「阴柔」归诸于儒家传承,洩漏出作者玩弄语言意识形态的矛盾之处,在希望扣合中国法统的同时,却是让儒家扣连上了「娘」的帽子。简单来说,〈台湾腔为什幺这幺娘?〉是在书写语言的语域化(enregisterment)过程,也就是一种语言的样貌是怎幺样随着时间,渐渐成为特定场合中被接受甚至推崇的语言样貌。

〈台湾腔为什幺这幺娘?〉的语言意识形态

然而,郑子宁选择性地只书写片段的语域化过程,以符合他要说的台湾腔很娘的结论,我们可以如何破解?

首先,如果我们假定南方语言听起来较「软」是个事实,那幺我们顶多只能说到这个程度,再后头对于「软」的社会意义,基本上全部都是仰赖语言意识形态的途径建构出来。「软」可以是正面的「柔软」,是舒服;也可以是负面的「阴柔」(阴柔本身不负面),是委靡不振。要嫁接上哪个诠释,完全看诠释者的生命经验,譬如我现在在新加坡读书认识的中国人,以女性居多,她们大多看过或迷过台湾偶像剧,当我初次见面一开口时,她们连忙惊呼我的声音像是台剧男主角,「好好听」,这时候台腔的「软」结合上的是台剧的浪漫爱情。当英文网站讨论起为何会是台湾领导华语音乐产业时,中国网友也搬出「软」,他们说因为台湾腔比较「软」,所以唱起歌来比较好听,比较舒服。这个时候,「软」是要服务他们合理化台湾音乐产业壮盛的现象,是因为台腔「软」,而不是台湾有实力。

那幺台湾腔什幺时候变「娘」了?我们发现,在我者与他者间的刻板化描述中,如果要将对方描述成积弱不振或是没有几两重时,就会将对方「阴性化」,阴性化后的台湾,变成需要强壮阳刚中国来保护带领的湾娘,传统上代表阳刚力量的男性也因为说着台湾腔而被阴性化,整个台湾岛上的人,就变成只剩下温良恭俭让、等着阳刚中国拥入怀抱的童养媳。尤其在中国网路上几个男性模仿各地华语口音的影片,模仿到台湾腔时的嘲讽,因为需要消去台湾的能量,所以「软」就结合上了「娘」。

但郑子宁不知是不知道,或避而不谈的,便是「娘」也有力量。正因为围绕着「软」而来的评价,都是不稳定而不断因应说话者目的而被重新说明的,因此「娘」与「温柔」的转换成为台湾腔进攻中国的力量。这也是语域化,台湾腔正逐渐进入中国某些语域而被常态化,但郑子宁却避而不谈,因为如此一来,偌大中国就落入了「崇尚阴柔」的吴侬软语之中。2005年语言人类学者QingZhang的研究[1]指出,北京的外资企业出现一群雅痞专业人士,相较于国家企业的专业人士而言,外企因为更容易接触到来自台湾、香港以及英语世界的白领人士,使得这群雅痞觉得自己应该是世界性的(cosmopolitan),为了要把自己与国家企业的那些没有世界观的白领人士切割,或做出区别,当雅痞们与QingZhang讨论到工作上的事时,他们会很明显地展现出相当多的台湾腔特徵,包括用完整的声调取代因为重音问题而变成轻声的发音,举我自己的例子,我说「狐狸」(ㄏㄨˊㄌㄧˊ),我的中国同学听不懂我在说什幺,因为他们说「狐狸」(ㄏㄨˊㄌㄧ˙)。外企的雅痞透过台湾腔来连结一个不本地、很世界的专业形象,并且脱离了中国华语的特色,显示这些外企雅痞对资本主义市场的认同与追求。

另外一个台湾腔进入中国的语域化过程,很大部分是透过《康熙来了》。徐熙娣和蔡康永的华语,成为中国年轻人模仿的对象,就我的中国朋友表示,过去她的家乡不这幺说话的,但看了台综后,开始学起台湾艺人说话,甚至到了她前往北京读书时,连北京的年轻人都开始模仿台湾腔,台湾腔变成一种很潮的流行文化,他们会模仿小S骂「你真的很贱欸!」

无论是雅痞还是台综的模仿,台湾腔的「软」到了中国社会的某些领域,连结上了台湾的流行、活力与开放,中国年轻人心目中的「宝岛」给了台湾腔新的语言意识形态,并且台湾腔又再次反过来培力(empower)台湾,虽然阴柔,但是听起来很舒服,「特别有气质」。这些绝对不是郑子宁的文章想达到的目的,当然我无法得知郑子宁支不支持台湾是独立国家,然而以「睪丸酮满满的大陆人」来对比说台湾人「娘砲」,可想而之郑子宁并不对台湾友善,因此在他的语域化书写中,不会出现台湾腔的能量,更不可能出现台湾腔受中国人模仿来企图与中国产生断裂的故事,将「软」意识形态地连到「娘」,再选择性地只书写「娘」的积弱不振与病态形象,而不写「娘」的力量,就连中国女性也被概括化成「睪丸酮满满」(或是他在他眼里女人不是大陆人),套一句中国女性好友教我的,郑子宁一定是「直男癌」,中国用法,够有力量了吧?

 

[1]Zhang,Qing.(2005).AChineseyuppieinBeijing:Phonologicalvariationandtheconstructionofanewprofessionalidentity.LanguageinSociety34,431–466.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永利279999|星空产业|自然联盟|网站地图 多宝平台总代_sunbet心水博 鑫宝游戏会员登录_大满贯dmg3333手机登录 豪亨博会员登录_下载云天娱乐 同乐城正网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kok体育娱乐_mg赌场优惠大厅 友博国际官方版_万博体育苹果手机客户端 sunbet亚洲网址_mg赌场优惠大厅 澳门十三第6544am手机版_亚洲必赢手机官网316 葡京娱乐手机h入口_钱柜国际备用 万和娱乐官网_subet申博手机在线